麦子熟了

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: 运城日报 发布者:运城新闻网
热度0票 浏览89次 时间:2019年6月06日 09:09
  ■李耀岗
  麦子熟了
  与过去不同,今年麦子熟了,我一点消息都没有。
  过去什么样?
  过去麦子熟了,布谷鸟便开始“算黄算割”地叫了,牛马开始踢踢踏踏地慌了,风里开始一缕一缕地有了浓郁的麦香,一拨一拨的人急着到麦地去看到时候了没有,把麦子都看得害羞了,像个盛开的熟女散发出特别的体香,连一旁看热闹的鸟雀都不敢耽搁她们的好时候,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。
  甚至不用麦子亲自告诉我,还有很多给我捎信儿的途径。
  村里回来的人突然多了,路上的闲人突然少了,全村的树都摇着头想给心里上火的人们扇点凉风,全村的鸟儿都疾飞着四处通风报信“该搭镰了,该搭镰了”,全村的狗都知趣地垂下头不敢再惹是生非,全村的集上街上到处都摆满了准备侍弄麦子的物件,镰刀、草帽、簸箕、桑杈、仁丹……还有月光下一巷子霍霍的磨镰声,端着饭碗蹲在门口的汉子嘴里念叨着快吃新麦了,半夜里,哗得一声父亲又把一瓢黑豆倒进牲口食槽,对它们说:该你们出力了。
  夜来南风起,小麦覆陇黄。至于麦子,她们并不用急着声张,不用惊慌失措,不用放下身段,离老远我就被她们的气场震慑。那是怎样一个叫作覆陇而黄的姿势啊,比天地玄黄、宇宙洪荒还要震撼人心,呼作麦海。一个夏天里所有的绿几乎都被这成熟麦子连绵的黄色感染了,麦子的黄连成一片就像结成一个同盟,从南到北直铺过去,满满登登贴着村庄一路向北。追着麦子的麦客、收割机,也打算从南到北一路赶过去,好像是为了多瞅一眼新嫁娘一样,一人一镰一车一路随她而去。而我们的麦子此时像多情的姑娘,还在憧憬着什么隆重的好日子呢。也许就在明天吧,明天就要出嫁了,现在她只需站直了把腰稍稍舒展一下,可别被沉甸甸的麦穗拖累了,压弯了身子,也别让风吹了让雨沃了让什么祸害了。
  这时,我们就知道了她们都是快要出阁的姑娘了,像熟透了的果子,得摘了。熟了的麦子不再像草一样碧绿,她们拜阳光所赐,有了阳光般的肤色,甚至有了自己专属的名称小麦色,是真正的阳光之子。不过现在还不着急,趁着还能在地里快活的日子,她们还可以自在一阵子,一会儿掀起麦浪,一会儿把麦芒刺向阳光耀眼的地方,一会儿沙沙沙地窃窃私语。让她们说吧,把想说的话都说了。说什么呢?她们在小声嚷嚷,千万别被一阵旋风刮得倒伏了,也别被一阵急雨淋坏了,这一身由绿而黄刚换的嫁衣还有更多的用场,一定要择个风风光光的好日子,把自己嫁了。她们还能说什么,说今年的收成好,怕是安放她们的地方要不够用了;说大地母亲这十月怀胎的辛苦,她们心怀感激;说儿女一场,今后各奔东西,可要用最好面食来回报吧……
  一粒麦子是怎样长成一穗麦子的,我都快忘记了。她们从精选的麦粒到细小的麦芽,再到长成一簇簇绿油油的麦苗,直到青绿的一片麦田,最后在一夜间换上一身几乎与土地一色的黄装,便一刻也等不得,一个时辰都耽误不得。要收获了!这个过程,要在过去,我的周围到处都是她们的讯息,再不济也能听到谁随口说一声麦事,所以总也少不了特别眷顾她们一下。可今年,我什么也没听到,包括那个最熟悉不过的布谷鸟的叫声都没有听到。关于麦子的事,只是才动了一下心思而已,好像微信里总算还有人发了麦收的新闻,按说也是稀罕的场景、稀罕的事儿,可不过是黄灿灿的一片麦子,几辆不急不慢的联合收割机,然后,就再也没有人应声了。好像收麦并不是个重要的事儿,用不着劳神费事地关注,也用不着像过去那样兴师动众、劳师远遁。可我想她们毕竟是麦子呀,在中西部农村麦比天大,有了麦子的夏天才是踏实的,有了麦子的土地才是让人放心的,有了麦事的农村才像个农村的样子,只有把麦子安置妥当了这一年才是安心的。至少,在我关注的那片土地还是有很多麦子和很多关心麦事的人吧。不信?你一提起割麦,肯定有很多人还在回忆,在感叹,在想念,在说起那些遥远而熟悉的关于夏收的故事。可以说,麦子就是他们生活乃至生命的一部分。你想,那些伴随麦子一路成长的人谁能忍心忽略了麦子呢?就算早已“不事农桑”,也会“尽日不能忘”吧!
  天,总归是更热了。一旦想起了收麦的事儿,我心里便开始莫名紧张起来。这怕是多年以前与麦子缠斗之后落下的后遗症吧。
  白乐天诗中的“妇姑荷箪食,童稚携壶浆”是有的,一千多年过来依然有同样生动的生活场景复制过来。麦时到了,老幼病残也不闲着,秀女娇娃知趣下地,饮食送到地头,保障到了火线,从来没有哪个农时能像收麦那样,能把所有的闲事琐事、所有的矛盾争执都先压下来,也能把乡土旮旯、泥土缝隙里的恩恩怨怨掰扯开化干戈为玉帛,其功效之神奇似乎可与奥运会召开之际的神圣休战条约相媲美。是啊,任何时候,都要分个轻重缓急、大小主次。在老天面前,把麦子收回来才是大事,还争什么争?不靠众人之力搭把手,你割的倒麦,运不回来,运回来碾不成,碾了收不拢,拢了扇不了,扇了晒不了,晒了扛不了……收麦,就是在急急火火的短时间内把大家伙团结在一起的一场鏖战,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,也没有谁能一个人战斗到底的。我碰到过夏日暴雨来临之时的抢收,那还分什么你的我的,大家一起上阵,从龙王爷口中夺下来的就是咱们的,只有在那样如大片一样爆裂的全景画面中,你才能品味出为什么把麦收称之为“龙口夺食”。
  “足蒸暑土气,背灼炎天光”自是必不可少的磨砺。火烧火燎的场景,赤日炎炎的天气,收麦的人心焦得不行,生怕违了时辰,错过了收获。一味顶着盛夏正午的日头拼命抢收,哪里顾得上“足蒸”与“背灼”,谁有工夫计较被紫外线伤着或晒黑,钻在麦行子里被日头炙烤、被暑气蒸腾、被麦锈沾惹、被镰刃划割、被蒺刺侵袭的各种可能,就算是必选的“规定动作”,难度系数随时都会增大。所以,大家虽已“力尽不知热”,也无多计较,谁不是一身疲乏还要起早贪黑、挑灯夜战。谁不是把自己变成一部超强发挥、超负荷运转的机器,只是拼了命也认了命般地投入吧!把心里的万般感恩都付与“但惜夏日长”,多亏这么长的白日让咱使唤,还不好好珍惜,知恩遇知轻重,知回报知满足。后来,有了大型收割机的加盟自是省时省力,那才多少年的光景,没有机器帮忙又怎样?凭你有多少麦子,能挡得住我一镰一镰地死缠烂打;凭你多大的阵仗,耐何得了我躬身陇亩一路割去?我妈割麦时也怕,但她有战术上重视战略上藐视“敌人”的两句话:第一句,不怕慢,单怕站;第二句,人手毒着呢!那是面对一望无际的麦田,任你足蒸暑气、背灼炎日,我自有一入麦海、笑傲江湖的豪迈。
  而这个时候,对麦子而言,天热真算不了什么。她们一直都在等待着这个火辣的时刻,尤其此时此刻,没人肯怠慢了她们。站在地头的人们一遍一遍捻着穗子,看麦粒是否饱满,她们已经珠圆玉润光泽无比,褪去芒衣握在手心里像一颗颗珍珠。听见磨镰的声音,她们不由得打了个寒颤,知道到时候了,倒不是害怕,而是这一去便不知身在何方。麦子也有自尊,她不在人面前低头。白天,她们顶着大太阳站得整整齐齐,示威似的,谁也不怕谁,说的话也尽量敞亮着,任由风想带给谁就带给谁听。只有到了晚上,半夜里月影交错,才开始交头接耳悄悄说点体己话,说到动情之处不免抱头痛哭一场。清晨,割麦人到地里查看能否搭镰,摸了摸穗子,竟然被麦子的泪痕沾湿了手,只好叹了口气,摇了摇头,说再过两天晾晾再看。
  时候不等人,麦子到底是熟了。麦子的眼里没有老的概念,麦子只是熟了。熟,是她们的圆满和归宿;熟,是她们成长的顶点和华丽转身的时刻;熟,也是麦子仰天俯地、于人于己的一个交代。我们都有各自不同的使命,她们负责一刻不停地生长,我们负责一时不误地收获,她们负责与云霞为伍,我们负责面对赤日朝露……我忽然记起来,麦子熟了的时候,不只有新麦面可吃,还有新鲜的麦黄杏也该熟了吧。这是小时候麦收时节,为数不多的让我惦记的事情。只是已经远离麦子很多年,每每想起麦收的时候,还有隐约的疲惫不由分说地袭来。
(编辑:张波)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新闻挑错 / 新闻线索提供】
顶:0 踩:0
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:
当前平均分:0 (0次打分)
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:
当前平均分:0 (0次打分)
上一篇 下一篇
网站声明
    运城日报、黄河晨报所有自采新闻(含图片)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,例:“运城新闻网-运城日报 ”。
    凡本网未注明“发布者:运城新闻网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关于我们 | 大事记 | 工作人员 | 广告服务 | 合作媒体 | 联系我们
山西运城日报社 版权所有 
未经运城新闻网的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追究
授权法律顾问:山西韶风律师事务所
新闻热线:0359-2233591 广告合作电话:0359-2233350 2233273 Email:yunchengnews@126.com 业务合作QQ:439433670 / 6906381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14120190001
🔥世界博彩公司网址大全-世界十大博彩公司排行-世界博彩十大排行网址大全-运城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