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忙时节忆夏忙

热度0票 浏览47次 时间:2019年6月10日 10:42
  □李小榜

  近日郊外晨练,崖边杏儿熟了,麦子黄了,放目田畴,举望云天,不知怎的,当年夏忙的五味杂陈又清晰地重回记忆。
  当时,土地承包到户,“肚子问题”成了第一要务,责任田全种了麦子。没有机械,全靠镰刀收割、平车拉载,劳碌苦不堪言。比这更甚的事当属碾麦,碾麦要有平整瓷实的场地,“割场”就成了收麦前的头等大事。场地是分给各家各户的闲散土地,首先要清理荒草,平整地面,然后期盼老天帮忙。那些天,人们总是扬头上望,偶见条山遮顶,腰云缠绕,心一下舒展许多,信了老人言:山戴孝,雨就到。因为麦子收回后,要放到场里碾压,倘若天公作美,好雨知时节,人们就会趁湿耙耱,后用光滑的碌碡碾压,瓷实的地面就可以让麦子入场了。
  岂料两天过后,孝帽卸了,腰云散了,红日照旧悬于头顶。我急急地在田头搓了几穗麦粒,虽欠火候,但其生命也就三五天的光景。现实不允许再等,全村人只好家家老幼出动,借着月光,沿着崖边走惯的羊肠坡道,从四五丈深的沟底井里挑水泼场。必须在第二天清晨结束,否则太阳一照,一担水洒到地上很快就蒸发了。此时正是用电高峰,席大的两片还没湿遍,水泵停了。顿时,人们个个像霜打的茄子,水担一甩,埝根一靠,树下一倒,心灰意冷。等到半夜,电总算来了,沟边小路上人们又匆忙地开始了上下穿梭。晨曦还未露脸时,湿干相宜后,有牲口的人开始耙耱碾压,一夜的困顿尽消,脸上露出多日来少见的喜色。
  大家刚刚释怀,出了口气,都在等待着麦熟的火候,老天又好像故意耍起了把戏,瞬间乌云遮天,电闪雷鸣,一场暴雨骤至。虽时间短暂,但来势凶猛,将瓷实的场地冲打得面目全非,斜坡处沟壑纵横,人们欲哭无泪,只能认命了。
  转眼,十余亩麦子经过“流几身汗,脱一层皮”总算进场了,唯一的办法就是套上牲口,拉上碌碡碾压。一旦天变乌云起,夏雨即刻来,全家人像疯了似的,半夜三更打着手电筒,拿着长叉,要把散落的麦秸重搭一遍。天晴后,又要将雨淋的摊开来晒。有时阴雨绵绵,数日不晴,大家蹲在家里如坐针毡,出芽的麦粒足够全家人吃几个月的黏牙馍了。不过此类麦子是不能交公粮的,为此,妻子喟叹不已,我亦无计可施。
  改革开放后,社会快速进步,渐次有了打麦机。打麦需几家合力作战,虽战线缩短,但劳动强度大,依然痛苦难熬。真正的改变,是收割机的普及。麦熟后站在地头,细心的人还拿上镰刀将地头前的麦子割上几把,以防机子碾压。大大咧咧的人只拿上口袋,坐在地头树下,端着水杯调侃,甚或玩牌,有的还拿来啤酒品尝。一旦机子入地,大家互帮互助,直接收籽,然后开上自家手扶车,将麦粒运入水泥硬化的晒场。两天后,除留足食用后,麦子便全部变成了人民币。如今,麦场彻底告别了历史,牲口也几乎不见了,碌碡被遗弃在路旁或沟渠里,有点“九里山前古战场,牧童拾得旧刀枪”的凄凉。夏忙,竟成了农村一年较为清闲的时刻。
  随着我们进城,责任田也承包给了他人。夏忙的痛苦和无奈虽已释怀,但我十余年农人的烙印难以退去。每临播种、长苗、盼墒等时节,悯农的情愫依旧,愿所有农民都能丰收在握。
(编辑:杨晶茗)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新闻挑错 / 新闻线索提供】
顶:0 踩:0
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:
当前平均分:0 (0次打分)
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:
当前平均分:0 (0次打分)
上一篇 下一篇
网站声明
    运城日报、黄河晨报所有自采新闻(含图片)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,例:“运城新闻网-运城日报 ”。
    凡本网未注明“发布者:运城新闻网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关于我们 | 大事记 | 工作人员 | 广告服务 | 合作媒体 | 联系我们
山西运城日报社 版权所有 
未经运城新闻网的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追究
授权法律顾问:山西韶风律师事务所
新闻热线:0359-2233591 广告合作电话:0359-2233350 2233273 Email:yunchengnews@126.com 业务合作QQ:439433670 / 6906381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14120190001
🔥世界博彩公司网址大全-世界十大博彩公司排行-世界博彩十大排行网址大全-运城资讯